苞米小说网全本提供月影霜华TXT完结版完结版章节免费阅读。
苞米小说网
苞米小说网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都市小说 总裁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推荐榜 言情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竞技小说 乡村小说 穿越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官场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重生小说
好看的小说 越墙天使 仙侠魔踪 魔女天娇 献给哥哥 乱世沉伦 邻居少妇 我和妹妹 侠义奇缘 美妻丽女 夫妻记事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苞米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月影霜华  作者:小强 书号:43816  时间:2018-11-14  字数:11908 
上一章   (月影霜华)(37-38)    下一章 ( → )
第三十七章

  本来一天就能到玉州城,中间发生了这些事情,到了晚上离玉州还有老远的路程。两人找了客栈住下,夜里李天麟按耐不住,偷偷又溜到韩诗韵房间里,不顾她阻止地来了一番。到了第二天天光大亮,两人才又上路。离得玉州城近了,因为怕被人认出来,两人不能同乘一匹马,各自骑马慢慢走着,直到天色将晚,红西坠,才来到玉州城门外。看着高大的玉州城,韩诗韵脸色发白,心中生出一股恐惧,额头微微渗出汗来。被李天麟催了几次,忽然伸手握住他的手臂,哀求道:“天麟,我们不要进城好不好?我们一起离开,找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我做你的娘子,就这样过一辈子。”李天麟看了看四处无人,低头吻了一下韩诗韵面颊,柔声道:“不要怕,没事的。”翻身下马,牵着韩诗韵的马缰绳,一路走进城里。两人来到韩府门前,天色已经黑了,正要叫门,只见府门一开,依稀一个青衣软帽书生走出来,李天麟心中大怒:自己不在家,是哪个男子敢出入韩府?不由得叫了一声:“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到韩府来?”那人扭头看见李天麟,忽然身子一颤,啊的叫出声来,四目相对,李天麟立刻认出原来是月儿穿着男子的衣服,刚才没注意,这时仔细一看,衣服还是自己穿过的旧衣。月儿呆呆的看着李天麟,伸手捂住嘴,眼泪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淌下来,忽然叫了一声,伸手摘下帽子抛到一边,三两步奔到李天麟面前,一下子跳起来,双臂挽住他的脖子,将整个身子挂在上面。李天麟惊喜道:“月儿!”手臂紧紧抱住小子的身体,只觉得心脏瞬间被填的的,这一个多月的风雨波涛化作乌有,只想永远抱住怀中的子,再也不分开。两人紧紧相拥,眼中都出泪水。一旁的韩诗韵脸色一黯,眼中泪光一闪,急忙拭去。月儿忽然松开胳膊,从李天麟身上下来,伸手在他身上四处摸,叫道:“受伤没有,疼不疼?”李天麟笑道:“好好的,完完整整,没一点损伤。”月儿嗯了一声,再次挂到李天麟身上,嘴紧贴在他脸上,一阵狂亲。李天麟一边躲避,一边道:“好了好了,快下来,姑姑还看着呢。”“不管!”月儿眼圈泛红,委屈道:“你一走这么长时间,让人家担心的要死。我就是不下来,谁在一边也不管!”“好,不下来就不下来。夫君抱着娘子,天经地义的事情。”李天麟一面说着,一面抱着月儿向里走去。早有老家人牵过马去,一面派人快跑着去告诉夫人。刚进院子,只见苏凝霜的房门猛然被打开,一个身披白色绣袍的美妇人小跑着冲出来,走到李天麟面前几丈远的地方止住脚步,眼中闪着喜悦的光芒,泪光隐隐,平息一下气息,柔声道:“天麟,可算是回来了。”“是,师娘,我回来了。”李天麟放下月儿,恭恭敬敬的施礼道。苏凝霜面带微笑,心中柔情千万,只是此时人多,千言万语说不出口,向着后面韩诗韵微微一礼,道:“妹妹辛苦了。这一次结果如何?”韩诗韵还了一礼,冷冷道:“已经杀了玉蝴蝶,带了他的头颅回来祭奠哥哥。”语调与以前一般无二。月儿啊的一声道:“玉蝴蝶这恶贼死了吗?”“嗯,已经被姑姑杀死了。”李天麟道。苏凝霜并未表现出太过喜悦的神态,只是笑着说道:“如此一来总算松了口气。今天太晚了,明天再举行法事祭拜剑尘吧。你们还饿着吧,正好晚饭刚做好,咱们一家人一起吃团圆饭。”李天麟和韩诗韵各自回房梳洗一番,才到了厅中,早有下人安排了晚餐,各菜肴摆了一桌子,极是丰盛。苏凝霜坐在上座,韩诗韵坐在一边,底下是李天麟和月儿紧挨着。月儿紧紧贴在李天麟身上,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不断的伸出筷子给夫君夹菜,不一会儿碗里已经堆得老高,仍然不肯罢休的样子。苏凝霜笑道:“月儿,别光顾着给你师兄夹菜,也给姑姑夹一些。”月儿嗯了一声,随便给韩诗韵碗里夹了几下做做样子,然后又转过头笑眯眯的看着李天麟吃饭,眼睛都不眨一下仿佛那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苏凝霜尴尬的笑笑,对韩诗韵道:“他们夫感情一直很好,这次分开太久,难免有些失态。”韩诗韵心中苦涩,脸上有些不好看,李天麟急忙转移话题:“月儿,你怎么换作男子打扮了?我进门的时候差点认不出你。”月儿尚未回答,苏凝霜笑道:“你这些日子不在,各处生意上的事积了不少。本来我准备亲自去处置,是月儿心疼我,怕我太劳累了,才自己四下里奔走,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因为一个女孩子家行动不便,才换作男儿装束,以免麻烦。”李天麟与苏凝霜和月儿说起这一个月各自的事情,李天麟捡着能说的经历简单说了一番,三人有说有笑,乐趣融融,韩诗韵仿佛一个局外人,心中更加不好受,草草吃了几口饭,起身道:“嫂子,我吃了,今天赶路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苏凝霜眼光闪动一下,道:“嗯,我已经让下人烧好了水,先去洗个澡解解乏再睡吧。”等到韩诗韵离开,月儿更加没了顾忌,紧贴在李天麟身边,手臂抱住他的胳膊,目光都不肯离开,看得苏凝霜都有些看不下去,筷子敲了几下桌子,才皱着鼻子端起自己的碗吃饭,忽然只见一双筷子夹着菜送到自己碗里,立刻眉开眼笑,差点笑出声来。等到吃完饭,早有人烧好了洗澡水。李天麟走进浴室,了衣服坐到浴桶中,只觉得热水泡的格外舒服,懒洋洋的使不出力气。正在擦拭身体的时候,房门一开,一个身影悄悄闪身进来。月儿看着夫君背对自己洗澡,忍着笑意,从旁边拿了巾,悄悄走到他身后,沾了热水替他擦洗后背,一面低声道:“师兄,想我了没有?”李天麟笑道:“当然想了,每一天都在想我的月儿过得好不好,恨不得长了翅膀飞回来。”背后传来吃吃的笑声,月儿慢慢将口贴在李天麟背上,痴痴说道:“月儿也想你,好几次半夜突然惊醒了,再也睡不着,怕你出了事。现在总算好了,平平安安的回来了。”两人心中都是柔情漾,李天麟忽然转身,捧起月儿的面颊,四片嘴贴在一起,用力,恨不得将对方吃到肚里一样急切。过了一会儿,月儿才将嘴分开,着气道:“停下,不上气来了。”低头看着自己衣服都了,前肚兜隔着衣服都能看到了,忍不住伸出拳头在李天麟口狠命的砸:“大坏蛋,又使坏,衣服都了。”李天麟哈哈大笑,伸手抱着月儿:“反正都了。月儿,要不要陪夫君一起洗澡啊?”“才不要,大坏蛋,心里净想着不干净的事情。”“喔,那月儿心里想的又是什么?”月儿面颊绯红,眼中闪动着光芒,忽然促狭的笑了笑,探手到水下,握住那火热的,轻轻抚着,笑道:“忍不住了吧?要不要我帮你出来?”李天麟舒服的哼了一声,目光紧盯着月儿的嘴,笑道:“月儿,不要用手吧?”“哼。”月儿嘴角含笑,吻上夫君的嘴,舌头在他嘴里胡乱搅动,手上越越快,觉得师兄已然到了快要出来的边缘,忽然松了手,咯咯一阵笑,手掌在水里涮洗了一下,扭头向外走,嘴里说着:“看你还敢胡说八道。”眼看着月儿走出去,李天麟苦笑不止,低头看着立的小兄弟叹了口气。正要继续洗,月儿忽然从门外探进头来,目光盈盈,笑嘻嘻的道:“大坏蛋,快点洗干净,我在房里等你。”咬了咬嘴,柔声道:“人家下面已经了,好想被师兄…”说完这话只觉得脸上滚烫,飞快的跑回自己的房间,双手捂住面颊,想到自己今晚的布置,心中砰砰直跳,又是羞涩又是兴奋,忽然打开柜子,取出一瓶酒,犹豫了片刻一口气灌下一大口,辣的用手扇着舌头,紧接着又灌了几口,觉得身体晕晕的,呵呵笑了几声。

  李天麟心中犹如火烧,飞快的洗干净,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心中充着喜悦,迈步走向自己的房间。推开门,只见屋内桌上一对大红色喜烛明亮,突突的冒着火焰,墙上贴在崭新的红色双喜字,上大红的锦被下面依稀是个人形,心中不住柔情四溢,三两步来到前坐下,一手揭开被子,笑道:“好娘子,今天可是你我房花烛之夜?”被子掀开,李天麟不由得一愣,只见上一具丰腴柔美的雪白娇躯侧卧,乌黑的头发散披着,手脚和身体被一红色柔丝编成的红绳捆住,一对硕大玉被勒得高高挑起,玉翘起,玉石雕琢一般的粉红色户外水迹可辨,灯光下闪着光泽,格外人,不是苏凝霜是谁?“师,师娘?”李天麟只觉得口干舌燥,血往上冲,颤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苏凝霜羞得连耳都通红了,不敢抬头,恨不得将头埋到自己口里,小声呢喃着:“是月儿,把我骗到这间房里,给我茶水里放了春风酥,了我的衣服,又用绳子绑住,说是,说是给你…”下面一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身体微微颤抖,羞得身上的皮肤都呈现出丽的玫瑰红色,想到自己现在身无寸缕的展现在天麟面前,又是羞涩又是欣喜。眼看李天麟呆呆的看着自己,苏凝霜羞恼加,小声叫道:“还看什么?还不赶快给我解开!”李天麟忽然笑起来,说道:“师娘这样子很可爱啊。”说着俯下头,嘴贴在她户外,轻轻含住粉,柔和的起来。苏凝霜娇躯一颤,忍不住呻出声,颤着声音道:“天麟,先停下,帮我解开,然后…”“然后怎样?”美貌师娘含着羞低声呻道:“然后,师娘再给你。”李天麟一笑,褪下衣服,高高立的抵在户上,轻轻摩,说道:“要不然还是师娘先给我一次,再解开不迟啊。”间一顶部鸡蛋大小的头深深陷入里面,只觉得又热又,里面的轻柔收缩摩擦,仿佛千万只小手在抚一般,溢出的爱涂在身上,又滑又腻,舒服的几乎要叫出声来:果然,还是师娘这里最舒服。春风酥本来是男女间时所用的催情物,本身药力并不强烈。如果苏凝霜一直守身如玉,最多出一身汗,没什么大碍。只是她早已与天麟之间不知癫狂的多少回,这一番又是一个多月忍受饥渴,被女儿捆绑着放在上,药力早已散开,身上暖洋洋的舒服,脑海中一直回忆着天麟以前与自己合的羞人画面,早已是火焚心,不能自,此时又被徒儿的顶得一阵阵酥麻,美中舒服到无以复加,如果不是被绑住,简直要不顾一切的应和起来,紧咬牙关强忍了片刻,终于再也无法忍耐,哀求道:“好天麟,快解开绳子,师娘,师娘忍受不住了,好想跟你痛痛快快的做。”说着话突然啊的叫了一声,身子一颤,小小的丢了一回。李天麟舒服得一边低声呻,一边道:“师娘,今天怎么这么感?”苏凝霜再也忍受不住刺,呻道:“你一离开就是一个多月,师娘,嗯…,早就快忍受不住了。吃饭的时候下面都了,好想被你。小,小坏蛋,快些解开,师娘用身子美美的侍奉你。”听到如此的表白,李天麟火熊熊燃烧,飞快的解开绳头,才刚刚释放了苏凝霜的双腿后,她已经再也忍受不住,一下子盘到李天麟上,呼吸急促,眼中水波漾,娇声息道:“天麟,抱着师娘…”李天麟解开她的手,将苏凝霜的身子抱起,将口鼻埋在高耸的峰里面用力。苏凝霜一颗心仿佛要融化一般,抱住天麟的后脑,顾不得一点矜持,靠着李天麟的膛,部水蛇一般扭动,户一下下吐着火热的,汁水四溅,发出靡至极的扑哧扑哧响声。两人忘情好,尽享鱼水之,仿佛世间一切都不存在了,只剩下身边那人,自盘古开天至世界尽头,只愿与他永不分开。“师娘…”李天麟火中烧,呻着,一手揽住苏凝霜的,一手用力一只玉,声音颤抖:“我的好师娘,岳母,娘子,霜儿…”每叫一声,上就更加一分力气,顶得苏凝霜娇躯起伏不止:“天麟真想这么一辈子着你。”苏凝霜也早已情动至极,如同身在云端,畅美无比,抛下所有矜持,口中不顾一切的呻着:“天麟,乖徒儿,好女婿,师娘被你大顶得好舒服,再,再用力,就是被你死了也甘心。”两人正在情浓,一个柔软的身子悄悄贴在李天麟背上,娇小的房轻柔摩,咯咯笑了两声,声音柔腻地道:“师兄,月儿兑现承诺了啊。”白藕段一样的玉臂紧紧在李天麟脖子上,粉的舌头着他的面颊,忘情呻着:“师兄,师兄…月儿好想你…”如果是平时,苏凝霜与女儿如此赤身相对只怕要惊慌失措,心神俱裂,而此时被药力催动情,心中淌一股浓浓情意,目光毫不避让的看着女儿醉意朦胧的眼睛,一面在李天麟身上扭动,<月影霜华> WwW.IbMxS.Com
上一章   月影霜华   下一章 ( → )
尘与土天使武术女教女友故事之凌青林美地之慾革命老区抱得一个男人的伪纹面慾妻忧思引狼入室之收
苞米小说网致力于打造无广告无弹窗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提供小说月影霜华免费阅读,月影霜华TXT完结版完结版章节:月影霜华37-38,网站没有弹窗广告页面简洁。苞米小说网提供月影霜华完结版章节阅读与月影霜华txt下载,更多精彩尽在苞米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