苞米小说网全本提供迷离的梦噫TXT完结版完结版章节免费阅读。
苞米小说网
苞米小说网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都市小说 总裁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推荐榜 言情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竞技小说 乡村小说 穿越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官场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重生小说
好看的小说 越墙天使 仙侠魔踪 魔女天娇 献给哥哥 乱世沉伦 邻居少妇 我和妹妹 侠义奇缘 美妻丽女 夫妻记事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苞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迷离的梦噫  作者:林如是 书号:22082  时间:2013-6-16  字数:6915 
上一章   第十一章    下一章 ( → )
月亮从东边升上来,越过远处那幢凌空的高楼,低低地垂挂在西边的地平线上。从十七层楼高的窗子望过去,月光尽管倾斜了,仍似乎可以感到它冷冷的注视。

  那么刺眼,像有人在窥探。

  徐爱潘刷地拉上窗帘,随便往地上就躺,天花板上亮起天眼目的星光。十二月的天,青瓷贴的地板有点凉。

  “这样躺在地上会着凉的。”徐楚走过来,摇摇头,一点包容的笑。都二十几岁的大人了,还像个小孩。

  “着凉好啊,可以更有理由躲在被窝里睡觉。”

  她回他笑,半认真地,半开玩笑。

  徐楚又摇摇头,坐下来,手撑着地板,弯身看她。

  “这几天你上哪儿去了…我一直找不到你。”他有点难以忍受。她明明跟他那样亲了,却还是对他那么隔阂。

  “有点事。”徐爱潘含糊带过去,不想提花佑芬自杀的事。这些天她都在医院照顾花佑芬,知道徐楚找她,存心搁着。

  花佑芬自杀,让她滋生许多复杂的感触,稍稍看清情爱的虚幻,心变得有些冷,又无奈、不确定。感情该是不顾一切、不负自己的心好呢?还是万般皆休,及早悟空的妥当?

  她伸出手,勾住徐楚的脖子。“见不到我,你想我吗?”甚至她怀疑情爱的本质,是否走到头,不是一纸婚姻契约书,就是一场游戏一场梦。而她,连筹码都没有。

  “想,想死了!”徐楚顺势低头亲吻她,感地觉得她有些不一样,又怀疑自己太多心。他觉得徐爱潘的眼神变得远,隔着一层虚幻。

  “是吗?那么,这个周末,你陪我一起过吗?”声音淡淡,竟有些为难故意。

  徐楚迟疑了一下,短暂,但只那么一下就够了。徐爱潘冷笑一声,很轻地,放开手,说:“你放心,我不会为难你的。这个周末,我自己有地方过。”

  耶诞夜呢,精彩的节目多的是,她怎么会没地方过!

  徐楚听了,却竟忍不住一股醋意,不是滋味,抓住她的手,质问:“你是不是跟谁约好了一起过?”

  “怎么会。”徐爱潘婉转轻笑,不知是有意或者无心,留了一截吊诡。

  徐楚认真盯了她一眼,将她拉起来,正说:“阿潘,你跟我都那么亲了,已经是我的人,我可不许你再跟别的男人有什么瓜葛。”叹口气,亲亲她,又说:“你说我自私也好,我就是嫉妒,只想把你藏在口袋里。”

  徐爱潘笑着不答。花佑芬的自杀,也许是一个触发点,她渐渐看清了一些什么。在男人与女人的爱情角力中,女人最终总贪一个保证,一纸婚姻契约书;而之于男人,却不过增添了一项战利品。什么死生契阔与子成说,什么山盟海誓刻骨铭心,都是小说电影在胡诌的。爱情啊,不过一场风花雪月,一幕平常的生活。

  “有一件事,我一直想问你…”徐楚刷地拉开窗帘,想借一点月光看清她的表情。“你爱我吗?阿潘,你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告诉我,你爱我吗?”

  他的目光那么紧,徐爱潘移开目光,看看月亮。满月的日子会使人疯狂。

  “你呢?”她反问。他可也不曾对她说过。

  那个邂逅,她吐了他一车一身的酸臭;他送她一?睹倒澹仕喜豢隙囊摹牧恕悄兀恰暗昧恕保故恰安坏茫俊笔恰拔倚摇蹦兀炕故恰拔颐俊?br>
  “你知道的,不是吗?我爱你,阿潘…”说得那么深情。

  徐爱潘伸手又搂住他,低低说:“是吗?那么我也爱你。”

  他爱她,她就爱他;他对她的爱有多少,她的爱也就跟着有多少。爱是那么虚幻,她很明白,这个男人即使爱她,也无法给她任何承诺。

  徐楚反手抱住她,亲了又亲,愉快地,且贪心地笑着追问:“告诉我,我想听你亲口说,你是属于我的没错吧?”

  “嗯,我是属于你的。”

  这话多么容易就能说出口!是承诺太轻?抑或感情太自欺欺人?从古到今,认真追究了,爱情从来就不是只属于两个人的故事。在山盟海誓的同时,阴暗的地方总是还存亘着另一个黑影。可歌可泣,总是说书的人自己编的。

  “对了!我有东西要给你!”徐楚取出一只信封递给她。“喏,打开来看看,还有这个…”另拿出了一颗钻石戒指,星辉照耀下,虹彩斑斑。

  她打开信封,里头搁着一支钥匙和一张信用卡。

  徐楚脸自得的笑,为她戴上戒指,套住她,一边说:“你说你喜欢高楼,我找了找,都没有这里视野好,这间房子就给你。一切我都帮你准备好了,你随时可以搬进来住。那张卡,你留着,你可以用它买你喜欢的东西。你放心,阿潘,我不会亏待你的。”

  徐爱潘看看手上的钻戒,笑了笑。他还真慷慨,淡淡地说:“我说过,你不必给我这些的…”

  “没错,你是说过,但这只是我一点心意…”徐楚握握她的手,语气放得很低柔。“当然,我也有我的私心。你既然跟我那么亲了,我有责任要照顾你;而且,我希望能经常见到你,像这般和你在一起。难道你不想吗?”

  所以,他就干脆送她一间房子,一张信用卡,将她包养起来!?她不回答,却笑问:“那么,我是不是该种上一盆金线菊?”

  他明白,她也明白,两个人都明白。他无法给她一个合法的仪式,所以他就用这种方式给她一个“保证?”她该接受,或者拒绝呢?

  “你想呢?”徐楚狡猾地反问,将决择推给她。

  在诗人那首脍炙人口的诗作里,他住在青石小城的情妇种着一畦金线菊,寂寥地等候他如候鸟的到临。她以些推问徐楚,他却将问题笑推还给她。

  这样的默契是教人心折的,也教人伤感。茫茫的人海,有几些男女能如此的心有灵犀与共鸣?能如此不需多言语的心照不宣?然而,使君偏偏有妇,这样的共鸣徒然使人感伤。

  之前,她还只是他的“外遇”;然而,一旦接受了这些,让他“包养”她就彻彻底底成为他的情妇了。

  这样的“共鸣”、“知心”是“我幸”呢?还是“我命?”

  “让我再想想。”她轻搂住他,多少柔情。

  此刻,他是爱她的,但她知道他的爱不会永远。多少女人,在爱情中贪那一张婚姻契约书,就是因为知道爱情不会永远吧!?所以要求那一纸法律的保证和地位!?

  让她再想想吧。

  这一刻,她只能紧紧地拥抱他,在他还爱她的时候,她能掠夺多少爱和甜蜜,就掠夺多少吧。

  如果终究是要堕落,那么就堕落个彻底。她也只能抓住手中这一刻的真实。

  “爱我吧。”

  她仰起脸,等着他的吻、他的爱抚,等着一场情热与汗水的织。

  **

  “阿潘,你的信。”

  花佑芬走进屋子时,徐爱潘正蹲在客厅替她整理打包一大纸箱的杂志和录音带及镭唱片。

  “我的信?”浅蓝色的航空信笺,带着飘洋过海的味道。谢草寄来的。

  潦草的字迹依然,预告他要回来的时候,就这个周末。

  “要回来了啊…”徐爱潘不喃喃。

  多少年了?她都快记不清了。那个吊儿啷当的谢草要回来了!

  “谁啊?”花佑芬好奇地问。

  “一个朋友。”她随口带过,随手将信袋,问:“唉,佑芬,你真的要把这些东西都丢掉?”

  “全部都丢掉。”花佑芬语气态度都很坚决。“我要把跟林明涛有关的东西都丢掉。”

  “何必呢!这些东西还这么…”

  “你不必替我可惜!”花佑芬一把抢过徐爱潘拿在手上犹豫着的CD随身听。丢进箱子里,当作垃圾一般。“既然要忘掉他,不再跟他有任何瓜葛,就要忘得彻底。”她拿出胶带狠狠把那些占着她感情回忆的东西统统封起来,再也不看一眼,毫不留恋,转头说:“倒是你…你打算怎么办?徐楚他又打算怎么安置你?”

  “他给我这个。”徐爱潘从口袋里掏出钻戒。“还有这个…”又从另一个口袋捞出信用卡,比个手势说:“他还把他名下的一间公寓过户给我。”

  “涸贫慨嘛!”花佑芬撇撇嘴,有些讥讽。男人啊,就只给得起这些东西。

  “是啊,我也觉得。”徐爱潘一股坐在箱子上,和花佑芬相对一眼,互相大笑出来。

  “你打算要吗?”笑歇,花佑芬问。

  “我还在想。”

  一阵沉默,花佑芬突然又问:“唉,阿潘,你想他真的爱你吗?”

  “爱啊…”徐爱潘回得毫不迟疑,语气却有些轻佻。

  “是吗?可是他现在爱你,不保证他的爱会永远持续…”花佑芬以过来人的姿态提醒她。口气一顿,语重心长说:“你也看到了,我是一个很她的借镜。”

  “我知道。”徐爱潘淡淡一笑。

  “那就好。”花佑芬点个头,神色一改,有些乖戾调皮说:“他给你的那些东西,依我看,你就收下吧,不要白不要。”

  “是啊!住在他替我安排的华房,让他包养,金屋藏娇,更符合情妇的本质。”徐爱潘眨眨眼,表情真真假假。

  她跟徐楚,也只能以这样的方式相爱,不能正大光明,一点偷偷摸摸…

  她明白,她真的都明白。尽痹期口声声说着爱,而其实,爱情啊,哪有什么地久天长。

  说穿了,什么爱情,刻骨铭必,不过风花雪月一场。

  不同于花佑芬看破情爱的决绝,她的神情蒙着一层接近无所谓的淡。花佑芬还要替她忧心,门铃打断她的话。她起身去开门,玩笑说:“该不会是徐楚吧?说曹,曹就…”话声猛停顿。

  “请问徐小姐在吗?”门外站着一个优雅的女人。

  “阿潘!”花佑芬朝里头喊了一声,目光锐利地盯着那女人。

  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嗅到一股不病善的来意。

  徐爱潘拍拍身上的灰尘,脸疑惑走过来。

  那女人优雅地上下打量她,从容地,一个字一个字吐得很清晰,说:“爱潘小姐是吗?很冒昧打搅你。我姓章…应该说‘徐’,我先生徐楚,我想你也认识的。”

  花佑芬口冷气,转头望着徐爱潘,担心她有什么反应,却见她沾一点灰的脸庞,浮着一种像在说“是吗”的表情。

  **

  “请随便坐。咖啡好吗?还是喝茶?”徐爱潘请章容容进到客厅,表情很淡然,说话的口气像招呼个朋友一样平常,不急不缓。

  “咖啡,谢谢。”章容容吐气如兰,毫不失教养。

  她是有备而来的,决心要跟丈夫的女人好好谈一谈。她甚至请花佑芬回避,只她跟徐爱潘两个女人面对面。

  咖啡端来,很香,却是廉价的即溶香味。章容容啜了一口,心里多了一分笃定的自信,却又有丝怀疑,对方怎么会是品味这么差的女人?

  她略抬眼。面对她坐着的徐爱潘一身布衣服,脸上还沾了一点灰。

  “还需要多一些的糖或吗?”徐爱潘也抬起头。章容容的优雅,既古典又现代的美感她似曾相识,前不久在国家音乐厅才远远遇见过。距离这么近,感觉更人。

  无疑的,章容容是美丽的。虽然身为人,身上却一点都没有家庭主妇的味道。每个女人多少都有一些味道,子的、母亲<迷离的梦噫> wWW.ibMXs.cOm
上一章   迷离的梦噫   下一章 ( → )
属於风的女子初恋狂骚青橄榄之恋把所有的爱留十七岁的纯情半下流恋情在亚洲的星空王子不爱灰姑一千年的最初威尼斯情海
苞米小说网致力于打造无广告无弹窗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提供小说迷离的梦噫免费阅读,迷离的梦噫TXT完结版完结版章节:第十一章,网站没有弹窗广告页面简洁。苞米小说网提供迷离的梦噫完结版章节阅读与迷离的梦噫txt下载,更多精彩尽在苞米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