苞米小说网全本提供迷离的梦噫TXT完结版完结版章节免费阅读。
苞米小说网
苞米小说网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都市小说 总裁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推荐榜 言情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竞技小说 乡村小说 穿越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官场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重生小说
好看的小说 越墙天使 仙侠魔踪 魔女天娇 献给哥哥 乱世沉伦 邻居少妇 我和妹妹 侠义奇缘 美妻丽女 夫妻记事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苞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迷离的梦噫  作者:林如是 书号:22082  时间:2013/6/16  字数:9596 
上一章   第八章    下一章 ( → )
“楚,你最近工作很忙吗?这几天你都很晚才回家,多注意自己的身体,别把自己累坏了。”早晨的太阳温温的洒进来,洒进一点宁谧。餐桌旁,章容容一边倒着牛,一边不经意似地随口问着。

  最后这些日子,徐楚根本不到深夜不会回家来。他们已经很久不曾像这样同桌吃过早餐了,甚至也很少交谈。她表现装作不在意,内心却微起着一些波涛。这种情形太反常。徐楚总是把她摆在第一位,最近这些日子却将她忽略,由不得她不感。

  “最近的确忙了一点。对不起,疏忽了你。”徐楚走到她身后,搂住她的,亲吻她脸颊。

  “没关系。我只是担心你。”章容容微微一笑,略垂下眼,掩饰一点言不由衷。

  徐楚的样子表情态度看起来都很平常,但凭着一股女人的直觉,她知道有什么地方不同了,让她莫名的觉得不安。这种不安是她以前不曾有过的。她甚至可以看得到,那个朝他们夫之间横亘笼罩而来的无形影子。

  那会是谁?那个叫的女人吗?还是另外其他的女人?是谁?是谁?愈想愈让她急躁不安。

  “别担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美丽温柔的老婆为我张罗一切,我再忙也不会有问题。”徐楚俊脸带笑,嘴的甜言语,亲爱地又亲了她一下。

  他看看时间,匆匆又亲了她一下,抓起外套、公事包,说:“我得走了。一早有个编辑会议,我这个老板多少得以身作则,迟到太久就不好。”

  “可是你早餐还没吃呢!”

  “没时间了。对不起,你这么费心!”徐楚很抱歉地,趋身向前,再次给她一个抱歉的吻。

  “唉,楚…”章容容轻拉住他。“晚上有场芭蕾舞剧,陪我一起去好吗?我们俩也好久没有一起出去了。”

  “晚上啊…”徐楚一脸不巧,尾音拖得长长的。“不行耶!今天晚上我约了人谈事情,怕走不开。好不好你找个朋友陪你一起去。下次吧!下次我一定特别把时间空出来,好不好?”许了一个遥遥的承诺。

  “既然你有事,那也没法子。”章容容笑得有些勉强,眼眸里明显着失望。

  徐楚匆匆对她摆个手,没看进她的眼眸。他相信他的太太自然会安排她自己的生活。他娶的老婆跟别的女人不一样,有她自己独特的节奏和天地。他从来没有限制她的发展,也认同她的成就;光鲜亮丽的她不需要他也能安排她自己的社生活和时间。

  不像某个人,居然连表都不带。想到此,他心中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感觉。

  他一离开,章容容勉强挤出的笑容便凝结住,急速垮下来。她担心的果然没错!她跟徐楚构筑的两人世界,某个角落被那个无形的影子破坏了。

  那是谁呢?会是那个叫的女人吗?可是…每晚深夜,徐楚回来后,她闻不到他身上与衣服沾有任何的脂粉香,闻不到过去他身上的惯有的、随处沾染上的香水味,甚至找不到偶尔他不留意在衣服某处被印留下的、某女人存心示威似的口红印。

  她一直是很笃定的。那究竟是谁?但愈是寻不到一点蛛丝马迹,愈让她觉得焦躁不安,但是…

  “没事的!不会有事!”她猛喝了一大口牛,不断告诉自己“没事”慢慢冷静下来。

  她不该焦虑的,不应该失去她的从容。不管徐楚和哪个女人交往,都只是逢场作戏,她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没错,他只是逢场作戏,一直都是这样的。只有她是他的子,最后他一定会回到她身边。

  她掠掠颊旁的发丝,端起牛,轻轻啜了一口,像喝咖啡一般,姿态优雅又端庄。

  她的婚姻就像她的姿态,她一直是很笃定的。

  **

  推开门走进KK,面一阵噪音便狂袭淹来。青烟弥漫,一堆人呷饮取闹,旁若无人地阔论高谈着。

  徐爱潘略略挥手,挥开绕在她面前不去的青雾。又是烟雾又是噪音,KK今晚显得很热闹,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聚集到这里来。

  “阿潘!”花佑芬眼尖,一眼就看到她,招手叫她过去,很意外。“你不是不喜欢这种聚会?怎么来了?”

  “没办法哪!”徐爱潘颇显得无奈,目光在逡巡。她哪知道会有这么多人!徐楚硬催着她过来,她拗不过,结果…光看这一堆人,就让她懊恼极了。

  “潘亚瑟也在哦。”花佑芬好意地提醒她。

  徐爱潘原就不灿烂的表情阴暗下来,踌躇一会,叹气说:“我看我还是回去好了。”

  “为什么?”花佑芬大不以为然,拽着她。“你就要痹篇他!大大方方的过去…”

  “佑芬…”徐爱潘想挣脱,退缩着。

  “出息一点!”不让她逃避,硬是拽着她,将她拖过去,和潘亚瑟面对着。

  “阿潘,好久不见。”潘亚瑟从容又大方地朝她微笑。

  “嗯…”徐爱潘低着头,呐呐地。

  “怎么了?”徐楚低调地走到她身旁,递给她一杯开水,有意无意地朝潘亚瑟望一眼,将她略略拉到一旁。

  徐爱潘只胡乱摇头,大口大口着开水?浔乃肓撕恚睦锊耪蚨ㄐ矶唷#嗨普庵志刍幔褡帕称だ梁凸复危讶怂寄技报的小杨这时抬头看到她,招呼说:“嗨!阿潘,什么时候到的?刚刚没看见你,还以为你不来了!”

  “刚到。”她回个招呼,移动脚步,又走开一些,不愿和潘亚瑟面对。

  花佑芬凑过来,开玩笑说:“阿潘来了,你们最好小心,待会出去一定会下红雨。她这个懒虫会出门,上天准会降奇迹”

  “佑芬,你太夸张了。”潘亚瑟笑着替徐爱潘解围。

  花佑芬看他一眼,略有意味地对徐爱潘投个眼神。徐爱潘默默,沉默地喝着开水。

  她略侧着身,观望KK那五彩斑澜的四堵墙,有意痹篇潘亚瑟的目光。不明个中缘由的人,当然看不出她躲避的痕迹。徐楚弧度完美的嘴角却噙着笑。他越过众人,走到徐爱潘身旁,声音不高不低,不大不小,足以让大家都听到。

  “我打了好几通电话,好不容易才将她催来。”当着众人,手指着她,说一字比点一下。“阿潘,你真是懒喔!”说到“懒”时,轻轻戳了她额头一下。

  那举动看似在取笑她,隐藏在表面的玩笑举止、态度,却有种形容不出的亲密。如果没有稍深的情,没有人会这么贸然的。

  座下的人,个个明了又世故,都明白那种微妙,感的察觉徐楚和徐爱潘之间可能的一些不寻常。短霎的面面相觑和突然的惊讶与沉默后,每个人又恢复一脸无事的样子,一副见怪不怪。

  花佑芬更觉得惊讶,皱着眉,若有所思地看看他们两人,沉默地盯着徐爱潘。她从没有听徐爱潘提过。原先她提醒她徐楚可能的企图时,她还一副不在意;什么时候竟演变成这种情况!?

  她移过去,想询问,忍着没开口,被小杨拉到那一堆疯疯癫癫里,一堆人早一副没事样,重又阔论高谈起来。男女爱本就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那有什么好大惊小敝!

  徐爱潘却仍涨红着脸,失措又惊心,意外地望着徐楚。她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当着众人这般毫无顾忌!他是故意的吗?但他笑得好不在意…

  她不敢回头。摆不掉、感地一直意识到潘亚瑟的目光。仿佛那视线一直跟随着她,直到她逃到洗手间仍清楚感觉到眼痕的残余。

  忘记吧,徐爱潘。她望着镜中的自己,狠狠冲扑着一脸的水,把所有的往日情怀都洗掉!从今以后,不再留有残痕。

  走出洗手间,却赫然在走道上与潘亚瑟相遇。他是刻意在那里等她的吗?她不敢确定。这个角落与店厅成L形的拐角,从热闹的店厅看不到这走道。她想就此与他擦身而过,却意有从心地停下脚步。

  面对潘亚瑟,她已不会再像从前那般地抖颤,但却怀有另一种形式的黯然。有些事,没有感情的深度,再怎么惦记也是惘然。残酷一点的说,她再怎般的黯然神伤,对潘亚瑟而言,也许是不关痛。毕竟什么念啊情的、多年的惦记,全是她自己一个人一厢情愿的一头热,潘亚瑟哪会体会到那些。他对她的认识根本就不深,甚至陌生;而更残酷一点的说,他的记忆、生活与感情世界,从来就不曾有过她的存在。是她自己…她自己一厢情愿的沉浸在悲剧的气氛中。其实,跟潘亚瑟有什么相干!

  “还是不能,是吗?”潘亚瑟的神情有些沉落,望着她的沉默。“当年,如果你让我知道就好了…”

  是吗?如果当年她让他知道她的心意,而今这一切便会变得不一样吗?

  “是啊…”她声音干而哑涩,几乎哽喉。哪个诗人说过的?你不会做我的诗,就如我不能做你的梦…

  “我们还是可以当好朋友。”潘亚瑟振起笑容,看看她,不是很经意地,问道:“你跟徐先生认识很久了吗?我看他跟你很的样子。”

  徐爱潘愣一下,垂下脸,旋又抬起头,答非所问,淡淡笑说:“前些天,我在街上看见你和你太太。你太太长得好漂亮,柔柔的,跟你并肩走在一起,感觉很谐调。”

  说得太突然,潘亚瑟一时不好接口,以笑回答。

  “那…我先走了,再见。”徐爱潘微笑,点头,轻声跟自己的往日情怀挥手。

  没有回音,也无法回首。

  她走向吧台,要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徐楚悄悄围过来,拿开她的酒杯,说:“看你,脸都红了,不会喝酒就别逞强。”

  她冲他一笑,另外要了一杯开水。

  “走了吧?”她笑,透着一些凉意,不完全的妩媚风情。比起,她还算不上是女人。相对于感尤物的销魂蚀骨,穿着亚曼尼中服饰的她,竟有一种雌雄同体的神秘巫子气息。徐楚定定神,揽住她。

  辩论正到白热,没有人留意他们的离开。发生在KK里的一切,如同这大千世界的缩影,无情自来去,有缘无缘任生又任灭。

  “好凉!”摆掉KK里的乌烟瘴气,夜气显得沁凉。深秋味道,紫蓝色的天空布云,无星。徐爱潘仰头望了望天空,深深口沁凉的夜气。

  她仿佛没感觉徐楚在她的身旁,穿过马路,迳自走进附近大学的运动场。

  徐楚没有出声,安静跟着。她回头朝他微微而笑,没有邀请,也没有拒绝。走着累了,捡着看台的石阶便坐下来,轻轻靠着他,似一种依偎,又仿是感谢,感谢他包容她的任

  “喏。”徐楚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首饰盒递给她。

  盒里一对红宝石耳环,微暗的灯光映照下,闪着滟红的棱光,仿如一颗心。

  “我没穿耳哪。”她不去碰。

  “我知道。”

  “那你…你又要带我去穿耳了?”她先皱眉,转为笑,笑嗔着他一眼。随即,她为自己这个举动惊心起来,一点羞赧。

  不知道为什么,跟他在一起,她的笑容多了。那不知是什么的无形的感觉慢慢在侵蚀她,不经意的,她竟对他出女人的娇嗔,在撒娇。

  “你倔得像条牛,说不去就不去,我那拖得动你!”徐楚笑睨着她,很亲昵地,执起她的手,将她手掌摊平,取了一只耳环放在她手心,另一只放进自己左前的口袋里。“喏,一只你带着,一只我收着。我们是一对寻找彼此前世灵魂的魂魄。”

  她静静看着掌心那颗红宝石,惊心动魄的红,望望他。

  信物吗?那么的文艺腔。她又要不了解他。那种种她原以为只有文人做得出的浪漫行径,移植<迷离的梦噫> Www.IbMxS.CoM
上一章   迷离的梦噫   下一章 ( → )
属於风的女子初恋狂騒青橄榄之恋把所有的爱留十七岁的纯情半下流恋情在亚洲的星空王子不爱灰姑一千年的最初威尼斯情海
苞米小说网致力于打造无广告无弹窗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提供小说迷离的梦噫免费阅读,迷离的梦噫TXT完结版完结版章节:第八章,网站没有弹窗广告页面简洁。苞米小说网提供迷离的梦噫完结版章节阅读与迷离的梦噫txt下载,更多精彩尽在苞米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