苞米小说网全本提供仙侠魔踪TXT完结版完结版章节免费阅读。
苞米小说网
苞米小说网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都市小说 总裁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推荐榜 言情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竞技小说 乡村小说 穿越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官场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重生小说
好看的小说 越墙天使 仙侠魔踪 魔女天娇 献给哥哥 乱世沉伦 邻居少妇 我和妹妹 侠义奇缘 美妻丽女 夫妻记事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苞米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仙侠魔踪  作者:潜龙 书号:11381  时间:2010/4/9  字数:7359 
上一章   第三回 扶善惩恶    下一章 ( → )
第四集 罗叉夜姬 第三回 扶善惩恶

  是时朝阳初升,京城内的店肆仍没营业。三人走过安定坊,离远便见千福寺外摆着数十个地摊,摆卖着形形的小物儿。

  千福寺原为章怀太子李贤的邸宅,咸亨四年寄舍为寺院。李贤是武则天第二子,因宫中时有传一则闲话,说他并非武后所生,却是武后亲姊韩国夫人之子,使李贤心疑恐惧。调二年,明崇俨被强盗杀害,武后疑是李贤所为,果在东宫马房搜到数百具铠甲,终被放至巴州。

  武则天仍怕他轻举妄动,派丘神绩到巴州监视,丘神绩竟误会了武后的意思,使李贤自杀,武后得知此事,立贬丘神绩为迭州刺史,并追赠皇太子地位,谥章怀太子。

  李贤当太子时,有感母亲为了权力,把母子亲情然无存,便作有黄台瓜辞“种瓜黄台下,瓜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犹尚可,四摘抱蔓归。”此诗以藤蔓比喻母亲,四瓜代表母亲四个儿子,盼望能让母亲醒悟。然而这首千古绝唱,仍是改变不了章怀太子的命运。

  辛钘素来喜好热闹,看见有东西摆卖,当下兴匆匆的走将过去,张眼一望,也不由为之呆住,看见摆卖的东西全是些半零不落、又破又旧的物事!如一些百衲布衣、破孔鞋子、缺口花瓶、破锅敝笱等,全都是些破铜烂铁,残旧无用的东西。

  再看那些摊贩,无一不是风烛残年的长者,有男的,有女的,更有些肢体残障、衣衫褴褛的中年汉。这些破旧斑残的东西,京中的富贵人家自然不会问津,便是一般人家,也难把这些东西放在眼内。

  辛钘看着这等情景,不长叹一声,便连身旁的李隆基,亦瞧得嗟叹摇头,欷歔不已。辛钘跑过的地方可说不少,穷苦人家也见多了,却没想到在这靡丽繁华的京城里,也有这等教人惋叹的事情!

  筠儿同样看得心头发酸,低声说道:“每破晓时分,他们都会候在城门外,待得宵一过,城门打开,趁着街鼓未响,店铺还没开门营业,便集中在这里摆卖,因他们没有本钱,所有货品,都是从垃圾堆捡回来的,运气好的,或许捡得有点价值的东西,倘若运气不好,当便要忍饥受饿了!”

  李隆基叹道:“这些人每都在这里摆卖?”

  筠儿道:“人每天都要吃饭,你可以饿一,却饿不了两天,在我还没进杨府前,同样遭受过这些日子。公子你是贵胄之家,或许不明白其中苦处!”

  辛钘说道:“但这些破破烂烂的东西,会有人买吗?”

  筠儿喟然道:“买的人当然不多,但有些清贫人家贪图物品便宜,间歇也会来帮寸。其实只要有人会买,能够换得一两个文钱,他们已经很足了。”

  三人来到一个小摊子前,但见地上铺着一张青荅布,上面放大大小小的石子,再看那摆卖之人,却是一名年约六十的老者,鹄面鸠形、面容憔悴,一看便知是个尝风霜的人。

  辛钘大感奇怪,蹲下身子,拈起一枚卵大小的石子,掂量一下,拿在手上仔细打量,只见石子表层异常光泽滑润,石上还有几道红绿色斑纹,颇为特别,便向那老者问道:“老丈,请问这石子是什么名堂?”

  那老者摇头道:“不知道,都是在山上捡到,公子若喜欢,一文钱三枚。”

  辛钘再找起其他石子看看,都是大同小异,瞧来这些石块并非什么珍宝之物,只是外表特别,这老者才检回来摆卖,遂问道:“这都是检来的!但要找到这样漂亮的石子也不容易呀,必定跑了很多山头才找到吧?”

  老者叹道:“食不餬口,力未赡农!人老了,身骨子又不争气,只好干些没本钱的买卖,到处捡些东西来摆卖,盼能买得一分半钱,免得饿死街头,说来真是惭愧!”

  李隆基在旁问道:“老丈现在没有子女照顾吗?”

  老者摇头道:“原本是有个儿子,本是淳于处平麾下一名小兵,不幸在沂州一役,给突厥军杀了,我婆子痛失亲儿,一病不起,也随他去了,便只留下我这个老骨头。”

  辛钘问道:“你儿子为国捐躯,难道没有丝毫犒赏慰劳?”

  老者又摇头长叹,说道:“这小小的犒赏,又能济什么事!当年老夫追随薛将军远征高丽,大破高丽军,连陷南苏、木底、苍严三城。在这战役中,老夫送了一条大腿,才是派发二两白银,遂将老夫送回老乡,这么一星儿银两,便用来做小买卖亦不足够,要不然,也不会落魄到这步田地!”

  李隆基道:“原来老丈是薛仁贵薛将军的部下,失敬,失敬!”

  老者挥手道:“这都是多年前的事了,实不消多提。”

  辛钘叹道:“老丈当年投袂荷戈,保境息民,没想会落得如此下场,老丈行动不便,仍要四处捡拾石头为生,也难为你了。”

  当下伸手往袋一摸,身上便只有二两白银,而这些银子,却是前时冒名杨峭天,从杨家取来的,本想用来买礼物给紫琼,但此情此景,他也不再想了,把银子全掏了出来,递与那老者道:“请老丈收下这些银子,虽然不多,省吃俭用倒可维持一段日子。”

  只见那老者不住挥手摇头,说道:“这样不可以的,老夫虽然是穷,但还有点儿骨气,请公子收回银两。”

  辛钘拈起刚才那枚石子,说道:“你说这些石子一文钱三枚,这只是老丈你不识货,我认为这枚石子,足可值得六七两白银,我就买下这个,瞧来已算是便宜我了。”

  老者何尝不知道这石子的价值,这类彩石子随山可见,说句不好听,实在是一文不值,忙道:“这个…这个怎值二两银子,公子爷说笑了!”

  辛钘笑道:“只要我认为值得就是,老丈不用和我讨价了。”

  老者无奈,只好收下:“老夫就多谢三位了。”

  辛钘把那枚石子收入怀中,正当他徐缓站起身子,忽闻得么喝四起,接着“啪啦啪啦”几声巨响,像是器物掉在地上的破碎声。辛钘循声望去,却见几名身穿青衣的壮汉飞腿踢,把地上摆卖的东西踢得七零八落,嘴里仍嚷骂不休:“哪来的老不死,这是德静王出入城门的要道,岂容你们在此摆卖。”

  一个老太婆眼见摆卖的东西被得破丢不落,悲从中来,哭道:“众位爷门行行好,不要再踢啦…”

  老太婆话还没说完,一个汉子骂道:“你啰唆个什么,快给我走开!”

  伸出葵扇似的大手往她身上一推。那老太婆年纪老迈,怎能承受得起,身子往后直摔倒下去!

  辛钘看得怒从心起,见那老太婆快将跌在地上,已不容他再想,当即使起飞身托迹,流星赶月般飞身上前,右手一抄,已把那老太婆接住,扶她坐在地上,回首一看,几个大汉依然往其他摊子踹。辛钘登时怒火中烧,间的双龙杖,怒吼一声,径往那些大汉扑了过去。

  随听得“喔唷,喔唷”之声此起彼落,转瞬之间,已见十多个大汉卧一地,捧头抱脚的滚来滚去,口里“啊,啊,啊”的呻不绝。

  辛钘膛,当中一站,破口骂道:“你们这群狗仗人势的泥猪瓦狗,连老人家也不肯放过!究竟是什么人叫你们来捣乱?”

  一个眉汉子虽然脚骨折断,痛得一张脸皮不住价搐,仍是怒目咬牙道:“哼!小子你少逞威风,打狗也要看主人面。咱们是德静王府的人,你胆敢如此放肆,便是瞧不起我家王爷。”

  辛钘怒道:“德静王又如何,天子脚下岂容你等狗才横行霸道,作威作福!究竟那个德静王是谁,老子倒要会一会他,看他是否有三头六臂,竟如此专横跋扈!”

  李隆基走将前来,在辛钘耳边道:“德静王就是武三思,素来专断横行,要不也养不出这些狗奴才。”

  辛钘听见了武三思这名字,登时记起紫琼曾说过此人,低声说道:“原来是他,就是和上官婉儿有路的家伙!”

  李隆基点了点头,轻声道:“武三思仗着韦后撑,连皇上也给他几分面子,今趟咱们得罪了他,恐怕后患无穷。”

  辛钘天生一铳子儿,加上年少气盛,见着这等不平事,又如何克制得,现听见李隆基的说话,也不当作一回事,愤愤道:“得罪他又如何,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一于和他斗到底,看他怎地奈何我。”

  李隆基道:“以老弟的武功,自然不会怕他,但你可知道,武三思此人素来跋扈自恣,难保他不会将气发在这些老人家身上!只要你一离开,他们便要遭殃了,莫非你要每天候在这里保护他们?”

  辛钘给他说得呆在当场,回心想想也是道理,但一时亦想不出对策来。

  李隆基道:“倘若有人到王府通风报讯,或是有差役赶来干与,就更加麻烦了。为了安全起见,咱们先行护送他们离开这里,免得难为了这些老人家。”

  辛钘点头道:“老哥这话极对,事不宜迟,咱们先离开这里再算。”

  当即一面通知各人离开,一面为他们收拾散在地的东西,三人携老扶弱走出城门,距离长安数里处,李隆基问道:“不知老丈如何称呼?住在什么地方?”

  那老者道:“老夫姓丁,人人都叫我老丁,住在城西荳水井。”

  李隆基取出一绽金子,与那贩卖石子的老者,说道:“为了安全起见,看来暂时不能再摆卖了,这里有些银两,大家先行分了,也可挨磨一段日子,打后再作打算好了。”

  老丁本想不愿收取他的银子,但回头一看,见众人个个愁颜不展,只好腼颜接受,感激道:“老夫实在…实在不知如何感谢公子,唯愿公子福寿绵绵,后早登科甲,荫子封。”

  李隆基道:“丁大叔言重了,过得几天,我会再去探望大叔。”

  老个长长一揖:“老夫在此为大家多谢两位公子爷。请两位公子留下名讳,好让老夫为两位祝祷祈愿,以报厚恩。”

  辛钘双手挥,说道:“丁大叔不用客气了,咱们这样做,只是看不过那些恃势凌人的家伙,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还有点事办,要先走一步,过几天再拜会丁大叔。”

  李隆基道:“丁大叔,记住我的说话,暂时不要再摆卖。”

  老丁知道二人不想说出名字,亦不便再问,拄着拐杖躬身道:“公子的好意老夫明白,两位公子爷既然有事在身,老夫也不敢阻搁,便此别过。”

  三人走出数丈,辛钘说道:“武三思可能会另派人追来,咱们在后暗暗护送他们好吗?”

  李隆基点头同意,说道:“这样也好,但刚才为何不和他们一起同行?”

  辛钘笑道:“你适才没看见吗?那个丁大叔不住问长问短,又这般客气,教我浑身好不自在。”

  说着三人随即踅回,在后暗暗跟随。

  筠儿瞧着他微微笑道:“你二人施恩不望报,连姓名也不愿留下,常人道:“为善者天报以福,为非者天报以殃。”

  我相信好人自有天报。”

  辛钘笑道:“上天如有福报,也不会少了我的筠儿,老哥你说是吗?”

  李隆基点头一笑:“这个当然,老弟你的福气可不小,身边有个如此福惠双全的俏丫头,连我也感到妒忌呢。”

  筠儿脸上一红,不由娇嗔起来:“人家不和你们说了!”

  辛钘说道:“我与老哥认识已有一段日子,还不知你成家没有?”

  李隆基微笑点头:“我已娶有一一妾,生了一子一女,老弟你也得加把劲儿,早点把紫琼姑娘娶过门吧。”

  辛钘笑道:“这个当然,咱们哥儿俩就比一比劲力,看谁的孩子多。”<仙侠魔踪> wWW.iBmXs.cOm
上一章   仙侠魔踪   下一章 ( → )
天使借种天使越墙天使舂满西关叔嫂烈火青舂邻居美妇李太与岳父岳母住大家庭月殇成长
苞米小说网致力于打造无广告无弹窗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提供小说仙侠魔踪免费阅读,仙侠魔踪TXT完结版完结版章节:第三回扶善惩恶,网站没有弹窗广告页面简洁。苞米小说网提供仙侠魔踪完结版章节阅读与仙侠魔踪txt下载,更多精彩尽在苞米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