苞米小说网全本提供仙侠魔踪TXT完结版完结版章节免费阅读。
苞米小说网
苞米小说网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都市小说 总裁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推荐榜 言情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竞技小说 乡村小说 穿越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官场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重生小说
好看的小说 越墙天使 仙侠魔踪 魔女天娇 献给哥哥 乱世沉伦 邻居少妇 我和妹妹 侠义奇缘 美妻丽女 夫妻记事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苞米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仙侠魔踪  作者:潜龙 书号:11381  时间:2010/4/9  字数:7220 
上一章   第八回 投止崔府    下一章 ( → )
第一集 神龙转世 第八回 投止崔府

  原来这个崔湜,却是出身名门贵族,是赫赫有名的博陵崔氏一族。

  崔湜年纪轻轻就中了进士,因他写得一手好文章,朝廷就让他修撰“三教珠英”这本书集,乃儒道释三教典籍于一处,此书的主编,竟是武则天的两名男宠,正是张昌宗和张易之两兄弟。

  武则天见他哥俩无职无功,朝中大臣自然瞧不起二人,只得想出这法子,二人虽为修撰书集主持,其实只是挂个虚名儿,真正干活的人,却是后面的一伙高人。这些人却非一般平庸之辈,无一不是大唐的文学精英,像李峤、宋之问、沈佺期、张说等共十多人。

  崔湜是其中一员,在这段期间,他和武则天这对活宝常有交往,时间久了,竟学得一手哄女人的本领。后来,遂搭上皇帝的小老婆上官婉儿。

  上官婉儿是陕州陕县人,其祖父是唐高宗时的宰相上官仪。麟德元年,上官仪因替高宗起草废武后的诏书,被武则天所杀,家族籍没。婉儿尚在襁褓时,已和母亲郑氏同被配没掖庭。

  相传婉儿将生时,母亲郑氏梦见一个仙人,并给她一个秤,与郑氏说道:“持此称量天下士。”

  郑氏醒来,料想腹中定是个男的,将来必能称量天下人才,岂料生下地来,却是一个女儿,郑氏心中自然不乐。

  婉儿自幼便聪明伶俐,出世才满月,郑氏抱婉儿在怀中戏语,问道:“你能称量天下之士么?”

  婉儿随即呀呀相应。

  直到婉儿十四岁,已出落得亭亭玉立,娇同雪,美貌过人,一颦一笑,自成风度,加上天生聪,过目成诵,文采过人。

  这年婉儿十六岁,一被武则天召见入宫,让她依题着文,当场命题。婉儿文不加点,须臾而成,尤其她一手书法,真个格仿簪花。武则天看后大悦,当即下令免其奴婢身份,让她掌管宫中诏命。

  此后,武则天所下制诰,多出自婉儿的手笔,并倚为心腹。

  更甚的是,武则天与张昌宗在时,亦派她在旁伺候。

  婉儿正值情窦初开,免不得给引动情思,加之张昌宗容貌俊秀,得她暗暗痴想,情实难支。

  张昌宗爱婉儿美貌,早就对她起心。一,张昌宗使出手段,把婉儿勾引上,私相调谑,竟被武则天发现,顺手拿起案上的笔架,掷向婉儿,伤及前额,怒骂道:“你敢近我脔,罪当处死。”

  亏得张昌宗替她跪求,才得赦免。婉儿前额留下伤痕,只好在头上戴了一串宝石链子,前额正中的伤疤,刚好给一颗黄金镶边的红宝石遮掩住,岂知令她更益娇媚动人。宫女们皆以为美,偷偷仿效,这个妆扮,终于在宫里流行起来。

  从此以后,婉儿精心侍奉,曲意合,更得武则天心,并让她处理百司奏表,参决政务,婉儿权势盛。

  武三思是武则天的侄儿,以外戚优势,封为梁王。武三思善合主意,深得武则天信任,在朝中贪污擅权,颇失人心。因他常在宫中出入,藉机了婉儿,武三思年纪虽大,但枕席功夫了得,二人便开始暗里私通。

  武则天死后,中宗继位,婉儿刚好二十一岁,皇帝见婉儿青春貌美,遂收为小老婆,封为昭容。

  婉儿自叹命不由人,中宗年老,难免闱缺乏风情,她对武三思也不见得有情,遂把武三思荐给皇帝的老婆韦后。

  中宗设立修文馆,大召天下诗文才子,邀请朝中善诗文的大臣入修文馆,摛藻扬华。多次赐宴游乐,赋诗唱和,连竟夕,醉不思归。中宗知得婉儿才能,令婉儿进行评定,名列第一者,赏赐金爵,贵重无比。

  自此,朝廷内外,诗做赋,靡然成风。

  韦后向不工诗,便由婉儿代为刀,各文臣明知并非韦后亲笔,却有谁敢捅破,还格外称扬,韦后更把婉儿宠上天去。

  婉儿因这机会认识了崔湜,见崔湜相貌文才俱佳,二人你贪我爱,便暗暗来往,成为婉儿的面首。

  崔湜和婉儿堪为一对佳偶,如今结成雾水缘,婉儿方得如愿以偿。

  饶是这样,婉儿还尚有不满意处,崔湜在宫外,婉儿在宫内,宫闱虽然弛,毕竟有个中宗在,干此勾档,终究不方便。

  婉儿又想出一计,请营外宅,以便让皇帝游赏。中宗听后大悦,派人到婉儿居地穿池为沼,叠石为岩,整栋建筑穷极雕饰,亭台阁宇,园榭廊庑,其风雅奢华,堪称长安第一家。

  外宅建成之后,常引大臣宴乐其中。打后,婉儿和崔湜鸳鸯戏水,过着神仙般的日子。

  崔湜的兄弟崔、崔涤、崔莅等俱是有才之士,个个都长得眉清目秀,面如冠玉,崔湜一个一个地引进给婉儿。婉儿见了四人,真个爱不释手。

  自此之后,婉儿行走坐卧,身旁无时无刻都有这崔家四弟兄相陪。婉儿常在外宅设宴,一个大美人儿中间,便坐着这四个少年郎,饮酒说笑,行令赋诗。

  其时的后妃贵妇们,直拿男人当作玩意儿。曾有一,安乐公主当着婉儿的跟前,忽地起其夫武崇训的袍子,握住他那话儿道:“这个比崔湜的如何?”

  婉儿自然不敢得罪她,笑道:“比不上,比不上,天后(武则天)为你选了个好夫君呀!”

  可想而知,那时的女子当真开放得紧!

  ***  ***  ***  ***

  崔湜亲领辛钘和紫琼进入房间,房内装饰同样绮丽豪华,一几一案,均是紫檀木所制,雕花胡榻,金镂被褥,气象幽雅。

  唐初时代,除了一些客店外,皇宫住宅都是席地而坐,睡觉是离地尺许的胡前多以扆屏或帷帐遮隔。吃饭念书写字,全在一张几案上。李白的“下途归石门旧居”曾诗云:“羡君素书尝案,含丹照白霞烂。”

  待得崔湜离去,辛钘急不及待的问紫琼:“那个姓崔的明着是想打你主意,难道没看出来吗?因何还要应承他到这里来?”

  紫琼说道:“这自然有我的理由,今他在酒楼一坐下来,我发现他额前印堂隐隐有股青气,这是入妖之气所致。”

  辛钘愕然道:“是吗,我学道也有相当日子,所有妖魔鬼怪,已难逃出我的法眼,怎地我一点也没有发觉!”

  紫琼道:“你这小小的道行算得上什么,‘所有’这两个字,对你来说可还差得远呢!没错,一般的灵恶鬼,或许会被你看出来,但遇着一些魔道高超的妖物,你就不行了。”

  辛钘道:“莫非那个姓崔的是什么妖物?”

  紫琼摇头道:“他只是被妖所侵,或是曾与妖接触,妖气聚于三魂而未散去所致,所以我才会来这里一看,但奇怪的是,这屋里并无丝毫妖之气,瞧来那妖孽并非在这屋内。”

  辛钘笑道:“我看这个姓崔的也不是什么好货,理他作甚,或许此人在外拈花惹草,碰着个狐狸,让他受点教训也是活该。”

  紫琼说道:“你这人怎会如此想的,斩妖除魔,是咱们仙道的分内事,岂能袖手不理!”

  辛钘惯性地搔了搔头,笑道:“我只是说笑而已。”

  当下岔开话题,说道:“那个姓崔的家伙,一看见你便如苍蝇见血似的,你必须对他格外留神,要是他敢对你不轨,我辛钘第一个就把他阉掉。”

  紫琼噗哧一笑:“我自有分寸,不用你来心。若说到要阉,第一个就应该阉你,免得你又再在我身上作怪。”

  辛钘正道:“这个行不得,我若给你阉掉,你如何向玄女娘娘代。”

  紫琼边回过身子,边道:“不和你说了,我要休息。”

  说着向榻走去。

  辛钘跟随在后道:“明儿是皇帝老子生辰,咱俩得早点起赶热闹去。”

  紫琼座在缘,忽然俏脸一沉,问道:“我现在来问你,缘何你向他说我是你未过门的子?”

  辛钘笑道:“我见姓崔的不怀好意,所以才这样说,好叫他打消对你的歪念头,况且我早就把你当成子了,自自然然便说了出来。”

  紫琼嗔道:“这些说话也可以说吗,不要让我再听到第二次。”

  辛钘道:“这个我可不能担保,你素知我心直口快,不免会冲口而出。”

  紫琼一个侧卧,不再去理他。辛钘下鞋子,一骨碌滚上去,紫琼忙回过头来,瞪着他道:“你作什么跑上来?”

  辛钘呆得一呆,说道:“这里就只有一张,我当然要上来啦。”

  紫琼道:“刚才你说只要一个房间,我就知你作怪了。不行,快给我下去。”

  辛钘如何肯便此离开,一头卧倒,从后将她抱住。紫琼吃了一惊,正要开声斥骂,辛钘伸过手掌,已盖在她一边房上,口里说道:“黄赤之术至今我只练了三式,倘若不好好加紧练习,也不知要练到何年何月,你更无法和玄女娘娘代,我说对吗?”

  辛钘自知以此手段相强,确实有点卑鄙无,可他就是敌不过紫琼的惑。

  紫琼岂会不知他的意图,但他的说话,却说得理直气壮,教人难以反驳,当下转过身来,仰天卧好,冷然道:“你就是爱拿说话刁难人家!”

  辛钘听见此话,知她是默许了,忙趴到她身上,将紫琼在身下,凑头亲了她一口,紫琼侧头躲开,岂知不躲避还可,这样一躲,便出一截白生生的粉颈,辛钘把握时机,在她颈侧连番亲吻。

  紫琼最受不得这个,登时打了几个哆嗦,浑身酥软起来。紫琼樱翕动,不知又想说什么,那知辛钘越越发痴狂,叫她霎时无法开声,只管一头着气。

  辛钘嘴吻着,双手却没有停下来,捂住她一对美挪,恣意无忌,害得紫琼神魂失据,梦魂颠倒,快蔓生!

  “兜儿,不…不要!”

  紫琼双手捧住他脑袋,梦梦铳铳的绽出碎语。

  辛钘正自情浓之际,忽听得如此绮腻的话儿,鼻子又闻着秀发的幽香,立时感到一阵醺醺然,不火大盛,先将自己身上的衣衫光,随即动手拉拽紫琼的罗带。

  事已至此,紫琼也不开声阻止,半推半就,让他把衣服去。

  烛影摇红下,把紫琼整副白玉似的躯,映耀得更娇嫮人,直看得辛钘目眩心花,魂不守舍,问道:“玄女九式的前三式已经做过,今次由第四式‘蝉附’开始好么?”

  紫琼微微点头,表示同意。辛钘二话不说,已在她身上纵肆妄为,,无所不至。

  只消片刻,便见紫琼红光盈腮,娇喃喃,主动探手握住辛钘的玉茎,套几回,花宫竟尔作怪起来,琼浆玉了一趟又一趟!

  紫琼难熬不过,把玉龙愈握愈紧,套个急劲。辛钘见状,知道时几已到,便将她翻过身子,让她俯伏在榻上。

  辛钘先将她的部略为提高,见那花户,早已得不成样子,辛钘看得兴动,双手把花往外扯开,一团鲜红娇妍的,正自吐翕动,煞是人。见着如此好物,辛钘那能忍受得住,忙即凑头过去,嘴一张,直吃得习习响。

  紫琼难受不过,只得咬牙死忍,浑身抖动个不停。辛钘一顿啃咬,情兴越浓,当下腾身而起,把住玉龙,先用龙头在花一阵磨拭,待得紫琼漾,提摇曳,方举刺进,却见甬道依然窄窄别别,把个玉茎包得密密实实,暖烙粘,美得身酥肌麻,浑身俱

  辛钘顺着水儿,徐徐推进,直抵至花心,问道:“舒服吗?”

  紫琼体内的空<仙侠魔踪> Www.IbMxS.CoM
上一章   仙侠魔踪   下一章 ( → )
天使借种天使越墙天使舂满西关叔嫂烈火青舂邻居美妇李太与岳父岳母住大家庭月殇成长
苞米小说网致力于打造无广告无弹窗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提供小说仙侠魔踪免费阅读,仙侠魔踪TXT完结版完结版章节:第八回投止崔府,网站没有弹窗广告页面简洁。苞米小说网提供仙侠魔踪完结版章节阅读与仙侠魔踪txt下载,更多精彩尽在苞米小说网。